网站内容

最新推荐

Tag标签

第三十九节:公子多情
来源:http://www.shenzhenhuanlegu.net  日期:2024-02-13

那岸边微风一吹,吹皱一池春水,那桃花香简直有些醉人,当轻风吹起时,桃花簌簌下落,形成美丽迷人的桂花雨,让人人不住停下脚步。

苏致远原以为告别了妙音坊,那个令人麻木不仁的赛诗会,就再也不会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,过着提心吊胆的煎熬的日子;曾经因为告别了那个令人心驰神往,而又心有余悸的赛诗会之后,再也不会有“几家有乐几家愁”的失落伤感。

此时,他听到媚香楼的唱曲花旦钟灵儿,报告如柳公子刺探败露来的消息,也算是替她提心吊胆,而钟灵儿也是旧地重游,以前的她身为媚香楼一员,只为打探江湖武林人士行踪出没,为师傅柳如烟报仇雪恨,以唱曲掩人耳目。

如今,钟灵儿却是看到心上之人,有种故地重游的快感,感觉自然截然不同。遥想昔日之事,她心里又是感慨又是喜悦,

钟灵儿儿挽住苏致远的手,媚眼如丝,红唇轻吐,在他耳边轻语道:“苏公子,仙儿离去之后,你可曾又去过媚香楼——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——”苏致远义正词严,满面凛然正气,正色道:“灵儿,你知道的,我去那媚香楼只是为了你,你都走了,我还去做什么?那里的庸脂俗粉,哪里比的上我的灵儿呢?”

钟灵儿掩唇轻笑:“若是有比得过我的,你便要去了么?”钟灵儿侧过脸去,手帕掩鼻,满脸羞涩,更显得妩媚迷人。

“咳,咳,这丫头还真会挑语病啊”,苏致远心底自忖,还没说话,郭芙蓉已笑着道:“灵儿,你可要好好看住这不伦不类的登徒子”。

钟灵儿站在一旁不说话,对如柳公子说的那些泼凉水的话语。

苏致远心想这小妖是不是进入邪教组织了,整天沉迷这些阴阳八卦的东西,但是,通过自己搜索历史枯肠的经验,“淤泥源自混沌启,白莲一现盛世举。”

这白莲社原来本来就是源自佛教的组织,与佛教有不解的渊源,这女子这么遵守教派的清规戒律,成为白莲教的信使教徒情有可原。

同游人中,已有人带头走下山去,由于无人指引,传说中的两块神石——棋盘石和驾那石却无法找见。

两人看罢祖师庙,只觉天边日色渐淡,正打算回寺院的客房休憩,这时候,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,“原来你和这小子躲在这地方,让我们找的甚是辛苦!”

钟灵儿听得出这是师尊柳云烟的声音,心中自忖,莫非师姐郭芙蓉泄露了踪迹,已经被她们抓住了,心里越是这么想,越是感到有些害怕!

苏致远身在其中,只闻得神石的传说却不见石的神貌,听到这种从石头传出来的空谷足音,一个生得极为貌美端庄标致的美人出现在眼前,眉毛弯弯,睫毛长长,明眸善睐,瑰姿艳逸,丹唇外朗皓齿内鲜,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人,倒像个三十岁的少妇。

朱青嫙知道这个蒙面的女子,必然都是白莲教护法教主之一,那个白莲教的四大护法之一柳如烟,来寻找自己的徒弟,以及那本失散的《忍经》的人,想不到这忘恩负义的家伙,如此的睚眦必报,早知如此,在白莲教誓师大会中就不该放过她了。

“苏公子,灵儿要先走一步,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,你要好好保重!”说完,一纵身往一片悬崖山林中跃去。

“灵儿……”他轻喃了一句,眸子有一刹那的光亮,但随即黯淡无光。

苏致远站在悬崖边上,漠然地看着钟灵儿一路尖叫着,身子翻翻滚滚,转瞬没入云雾之中不见了。

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无可奈何——无可奈何——天色已晚,他只得随着同游的脚步向山下走去。心中默念“寒山崖,寒山崖,下次我来——揭你面纱”。

那白莲教的柳如烟抬头看了看天,天上白云翻卷,一如水洗般的洁净。“灵儿,灵儿,是师傅辜负了你,我这就来陪你……来向你赔礼……求你原谅……”眼睛一闭,跳了下去!

一时兴起,他的的师尊柳如烟便顺手,拔出随身佩戴的宝剑,往驾那石上丢去,那柄宝剑没入石中,有余音缭绕的回响。

苏致远感到好奇,便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拔那柄剑,却怎么也拔不出来。于是撸起袖子,使出浑身解数往外拽,将它拔出,自己险些摔落到万丈悬崖下去。

忽地一抬头,就看见两位位蒙面女子驾云而起。这一女子身材苗条,体格匀称,面纱在微风的吹拂下,露出一张白皙干净的脸庞,好像不胜凉风的娇羞,泛起了红润的光芒。

她赶到的时候,正看到钟灵儿被柳如烟逼下了悬崖,然后,郭芙蓉嘴上喊着,“师妹,我来救你来了!”这就是那个灵儿提起的那个师姐郭芙蓉,难道她们这么快就已经追赶上来,知道了自己和钟灵儿的行踪,这不禁让她有些悻悻。

另外一位女子,轻衣飘袂,腾空一跃,似乎神仙姐姐下凡人间。也说了声:“真有意思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不费功夫!”。

苏致远就听到郭芙蓉哭泣了几声,朝天轻喃了几句什么,竟然也要拉着自己一起跳下去!

专业的网站
Copyright © 2002-2030 深圳悦心助孕中心 网站地图 sitemap.xml tag列表